极速快乐十分走势图200期|极速快乐十分近200期走势图
當前位置:首頁 >> 文體 >> 正文
讓歷史告訴未來
榆林新聞網 www.hehjn.tw 2018-10-15 09:55 來源:榆林日報 作者:沈明志
【字體: 打印本頁

  是歷史選擇了榆林,還是榆林書寫了歷史?為什么中華文明進步史的每個重要節點都跟榆林有關?這一切僅僅是歷史的巧合?還是埋藏著更為深刻的文化邏輯?未來的榆林將會如何?這些存放腦海的巨大疑惑和百思不解的漫長思索幾乎伴隨了我一生。

  尋找答案是一場曠日持久的艱難跋涉,也是一次刻骨銘心的生命體驗,更是一次探索中華文明的終極體驗和重大憂患的文化苦旅。

  為尋找答案,我閱讀了大量歷史書籍和相關資料,答案始終是模糊的。

  為尋找答案,退休后,我用三年時間行走在榆林大地上。第一次,沿著黃河與長城行走了一圈,向中華文明的兩位稀世老人祭奠拜訪。重點考察了石峁遺址、寨山、府州古城、麟州古城、吳堡古城、扶蘇墓、折家墓、七星廟、紅石峽、鎮北臺、統萬城、白云山、李自成行宮等文化名勝古跡。第二次,踏著毛澤東轉戰陜北的足跡行走了一圈,重點考察了高家鹼、 神泉堡、烏龍鎮、楊家溝、劉家坪、川口以及綏德、三邊、神府革命根據地舊址。第三次,沿著神府煤田、榆橫煤田、定靖油氣田、佳米鹽田行走了一圈,向現代文明的煤氣油鹽四位巨人,膜拜請教,重點考察了大柳塔礦區、廟溝門工業園區、 錦界工業園區、定靖工業園區、榆橫工業園區、佳米工業園區的現代企業。

  三年的貼地行走、實地考察,終于使風干的記憶碎片拼湊衍生成一種綜合文化體。這時,答案才從遙遠的時空中含情脈脈逐漸清晰地向我走來。

  一路行走,一路震撼,一路書寫。寫出的不少文章發表并被轉載廣泛傳播。這本來是一個人的一次文化考察,由于報紙的助力就從根本上改變了傳統文化考察的孤寂、沉潛方式,從一開始就有轟動效應。

  榆林的稀世偉大,就在于它是中華文明的發祥地。人類進入文明時代距今已有七千多年的歷史,約在公元前三千年到公元前一千年之間,當蘇美爾文明、埃及文明、克里特文明、奧爾梅克文明、哈拉巴(印度河)文明誕生時,中華文明就在東亞黃河流域的榆林境內誕生了。可見榆林是古代六大文明的誕生地之一。

  榆林的稀世偉大,又在于它是中華文明的堅定捍衛者。從秦始皇開始,榆林就成為中華文明的邊陲重鎮、軍事要地。秦始皇派他的大兒子扶蘇、大將軍蒙恬率領十萬大軍,駐守上郡陽周,并在榆林修筑長城;漢武帝派衛青大將軍在榆林以西抗擊匈奴;唐朝以榆林為據點,向西擴展;宋朝的折家將、楊家將、范仲淹,明朝的余子俊等都曾在榆林大地上為捍衛華夏文明做出巨大貢獻;清朝的康熙皇帝、乾隆皇帝都曾御駕親征,在榆林與準葛爾部落展開殊死搏斗,歷朝歷代都把榆林作為極其重要的軍事基地和防御要塞。正是在榆林的堅強守護下,中華文明才得以延續,成為世界上唯一沒有中斷的文明。1839年瑪雅文明被發現時它已經滅亡幾百年了;1871年特洛伊古城被發現時,特洛伊文明早已消失了三千多年;1899年古巴比倫文明被發現時,古巴比倫文明也已經滅絕了三千多年;1900年古希臘的克里特文明被發現時,這個文明在三千多年前就沒能繼續;1902年當埃及文明重新出現在考古學家面前時,這個文明也消失幾千年了;而當2012年石峁遺址連同寨山、寨梁、寨峁城市群石城遺址被發現時,中華文明不但沒有消失,而且正處在偉大復興之中,這不能不說是一個世界奇跡。

  榆林的稀世偉大更在于當中華文明瀕臨絕境時,它勇敢地挽救了中華文明。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初期中華文明遭遇到外敵入侵,政局動蕩、國土淪喪。在這千鈞一發的危難關頭,是陜北敞開胸懷,接納了中國工農紅軍。黨中央毛澤東進駐陜北后,堅定地開展了抗日斗爭,促成國共合作抗日統一戰線,取得了抗日戰爭的偉大勝利。

  抗日勝利后,國民黨蔣介石再次挑起了內戰,黨中央毛澤東被迫離開延安轉戰陜北。從1947年3月18日到1948年3月23日,黨中央毛澤東在榆林的8個縣35個村莊居住生活了一年零五天,最后以兩萬兵力打敗了蔣介石、胡宗南23萬精銳部隊的進攻,同時指揮了全國各個根據地的解放戰爭,最后打倒蔣介石,解放全中國。

  榆林的稀世偉大,還在于它是中華文明偉大復興的動力源、發動機。榆林已探明每平方公里蘊藏地下資源煤622萬噸、石油1.4萬噸、天然氣1億立方米、巖鹽1.4億噸。資源組合配置好,國內外罕見。當中華文明偉大復興的時候,榆林再次敞開胸懷把自己儲存了幾億年的煤氣油鹽奉獻出來。一條條鐵路,公路,輸氣、輸油管道,輸電線路和空中航線通向全國,使榆林成為西煤東運、西電東送、西氣東輸、西油東出的腹地及全國能源化工基地。

  榆林還是觀察中華文化的一個窗口,榆林有省級以上文物保護單位一千多處,其中國家級43處,這使得考古和歷史學家走進榆林,每一次發現和發掘都是石破天驚。

  榆林不僅有完整、系統的文明史,而且還有宏大浩瀚的史前史。神府煤田的聞名于世不僅僅因為它是世界八大煤田之一,更因為在時間上它儲存于二疊紀和侏羅紀時代。二十世紀初,歐洲文化學術界的考古學家在歐洲、非洲、西亞發現了侏羅紀、二疊紀的地質年代結構,而中國沒有發現這樣的地質結構,一些中外學者就斷言中華文化是外來的。神府煤田的發現、完整的恐龍化石直接擊破“權威”學者們的猜測。

  府谷縣武家莊鎮的胡橋溝巖石上的舊石器時代的石碓臼和在附近坡地發現的古墓尸骨的埋葬形式,初步推斷為新石器時代的屈肢墓。這就以實物證明著這片土地上文化發生的獨立根脈。

  石峁遺址的發掘填補了世界文明史的空白,平息了國際學術界長期以來對中華文明誕生的時間、地點的爭論。中華文明誕生在何時何地?國際學術界有爭議,我國史學界多將二里頭遺址作為中華文明的誕生地,它的具體時間是公元前一千七百五十年。由于國際學術界不認可,國內史學界又出現了東夷說、中原說、西戎說等。石峁遺址的發掘一開始就引起了國際學術界的震驚,牛津、劍橋、加州、哈佛、東京、墨爾本大學的國際權威專家,同國內學術界于2012年齊聚榆林召開石峁遺址世界學術研討會,同時對寨山、寨粱、寨峁城市群石城遺址進行初探,共同認為,中華文明不但有了夠格的城市遺址,還有世界罕見的城市群遺址,時間在公元前二千五百年左右,這真是一個石破天驚的重大發現。

  從夏商周到元明清,再到近現代,榆林大地上中華文明史不缺實證,長城、黃河、陽周古城、紅石峽、鎮北臺、白云山、李自成行宮等古跡,證明了中華文明在榆林的延綿不斷。

  星羅棋布的文物古跡證明,榆林不但是中華文明的邊陲重鎮,而且還是中華文明與世界其它文明的交流窗口,歷史上由于航海業、航空業的空缺,中西方文明的交流都是通過歐亞大陸橋及絲綢之路來完成的,而榆林又是絲路集點。紅石峽、易城就是中華文明與世界文明友好往來的歷史見證。

  榆林的文物古跡不僅證明了中華文化和中華文明的整體脈絡,而且填補了細節空白。發生在宋徽宗年間的江湖大盜方臘、宋江,其事跡如何,被誰所擒獲?近千年來一直成謎。上世紀四十年代一塊宋時大將折可存述行墓碑的出現,千古之謎才大白于世。原來擒方臘、逮宋江的猛人出自榆林的府谷縣、中華第一將門世家的折可存。

  每當存放心底長期不解的一個個困惑,被一個個遺址、墓碑、文物解開,都會令人激動不已。中共中央轉戰陜北決策英明。用兩萬裝備落后的兵力打敗23萬美式武器武裝起來的精銳部隊,這在理論上是講不通的。從軍事上講,毛澤東用兵真如神,在青化砭、羊馬河、蟠龍、沙家店、宜川五場戰役中共殲敵十萬多,徹底扭轉了陜北戰局。其中前四次戰役毛澤東都是親自或用一個營甚至一兩個排的兵力,將胡宗南大部隊引開,然后指揮彭德懷的西北野戰軍集中優勢兵力殲滅敵人的有生力量,而且每次戰役毛澤東預料得非常精準。有人說,毛澤東不但指揮了西北野戰軍和全國各個根據地的解放軍,而且指揮了蔣介石的軍隊,因為毛澤東總是牽著蔣介石軍隊的鼻子走。1947年6月7日的夜雨中,在小河村到天賜灣的堆子梁上,毛澤東的小分隊與胡宗南3萬兵力的大部隊只隔一個山頭,大家都為主席的安危捏著一把冷汗,毛澤東幽默地說:“不要擔心,我們同敵人還隔著一個山頭,就是隔著一個世界哩!”毛澤東那種泰然鎮靜和充滿樂觀主義精神的偉大氣魄,著實令人感嘆不已。從政治上講,蔣介石挑起內戰不得人心,榆林人民打心眼里擁護共產黨、毛澤東。正如毛澤東所說:“我們有人民群眾的擁護,國民黨軍隊進來就成了瞎子、聾子。”事實上毛澤東每到一個村莊,不但有吃有住,而且群眾自覺地站崗放哨,國民黨軍隊一來群眾堅壁清野,即使便衣特務化妝而來也很快就被群眾識破了,榆林人民真正的成了共產黨的銅墻鐵壁。從經濟上講,黨中央毛澤東在陜甘寧邊區開展的土地革命和大生產運動,使榆林人民的日子一天天好起來,榆林人民衷心擁護共產黨毛澤東。榆林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中英勇犧牲的烈士就有2萬多名。在踏著毛澤東轉戰陜北的足跡行走中,采訪過好多當地群眾,他們當時也沒有意識到共產黨就一定能勝利并執政中國,但他們都義無反顧地投身到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的偉大事業中來,毅然決然地加入共產黨軍隊。新中國成立后,他們本可以轉業到地方上工作,卻回家種地去了,他們明知道上戰場會死人,卻寧愿父親送兒子、妻子送丈夫參加解放軍。

  榆林人民即便在今天市場經濟大潮下,他們還像當年支援紅軍一樣支持神華等央企在榆修鐵路、建企業,不計回報。

  什么是文化?文化是一種集體無意識的自覺,是一種由精神價值、生活方式所構成的集體人格。榆林是中華文明的發祥地,更是中華文明的守護地和邊陲重鎮,歷朝歷代的皇帝官員、文人墨客,特別是邊塞詩人和封疆大吏、守邊重臣都把文化留在榆林,榆林城的建筑風格既有北京風格又有南方樣式,連榆林小調都是江浙風韻。歷朝歷代文人們在榆林寫成或寫榆林的詩詞,像王維的“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范仲淹的“塞上秋來風景異,衡陽雁去無留意”,王昌齡的“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城人未還”,王之渙的“黃河遠上白云間,一片孤城萬仞山”等榆林人都會吟誦。清代康熙皇帝、乾隆皇帝都在榆林題詩題詞,毛澤東的《沁園春·雪》就是在清澗袁家溝寫成的,書寫在榆林各景點上的崖刻、碑文更是不計其數。走向世界的陜北民歌,也唱出了《東方紅》《三十里鋪》等。長期的邊塞文化積淀在榆林人民心底的是:時刻將自己的命運和國家的命運連在一起。楊家將、折家將的故事連不識字的老頭、老太太都能講出來。采訪毛澤東轉戰陜北時的老頭,問及為什么要這么做?他的回答是“國家有難,匹夫有責”,再詳細了解,他竟然不識字。這就是文化,是深植于榆林人民心底的集體人格。

  散落在榆林大地上星羅棋布的文化古跡,是書寫在榆林大地上的中華文化密碼,根植于榆林人民心底的榆林精神,是中華文明的基因,它是深藏于陜北高原的一座文化寶藏,它是蘊含在榆林精神中的一座文明富礦,這才是歷史選擇榆林,榆林解讀歷史的文化邏輯。

  榆林的未來會咋樣?只要你了解了榆林文化,以文化的邏輯循著文化的規律去認識。你聽,“黃河在咆哮”;你品,“風從草原來”;你看,“邊區的太陽紅又紅”;你想,巨大的水能、風能、太陽能,再加上中華文明積淀下來的榆林精神,答案不就可想而知了嗎?

分享到:
正在加載評論列表...
Copyright 2009 www.hehjn.tw, All Right Reserved ICP:陜 ICP備05008596
中共榆林市委宣傳部|榆林市新聞工作協會|榆林日報|榆林電視臺主辦
新聞熱線:0912-3260005  傳真:0912-3230128  陜西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29-63907150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QQ:247629337 技術QQ:1654131212
极速快乐十分走势图200期